如今贾诩到李林麾下无人马超这些人马可是要排

鸿宇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援军?哪里还会有援军了,估计也就只有徽里古把他保命的士兵拿出来,那才算是援军了,东面的战事也因为李林活着的消息传遍天下的同时,有了很大的转变,就连司马懿都是赶紧赶

  援军?哪里还会有援军了,估计也就只有徽里古把他保命的士兵拿出来,那才算是援军了,东面的战事也因为李林活着的消息传遍天下的同时,有了很大的转变,就连司马懿都是赶紧赶到冀州,要稳住那个许亮,若不是许亮带领这幽辽军在北方让程昱和太史慈畏首畏尾,不知道该打还是不该打,不然形式早就已经逆转,南面孙权和刘表都是见风使舵之辈,一直都是在观望,除非是李林确定死了,而李平根本无法主持大局,他们才会全力进军,如今李林没死,他们没有倒戈都已经算是不错,怎么会在帮主上?
 
    荥阳张燕肯定已经有了异心,但是主上哪有事件处理,能够稳住就已经不错了,现在,能够突破的,只有这西北,李林本人在这里,但是身边一无大将,二无本部精锐,全是用巧计击败了东羌,只要可以周旋开来,给主上一些时间,定然也可以完全稳定战局,但是现在杀出来一个血杀营,要是明天在给我来一个骁骑营,赵子龙怎么办?
 
    “这血杀营到底是怎么过来的!”贾诩暗暗的嘀咕了一句,他哪里知道这血杀营的从一开始在矿场的出现就是另有玄机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营中,贾诩足足做了一天,幸好今日李林也没有来挑战,而张白骑则是幽幽转醒了,一睁开眼睛,竟然看到自己眼前的案子上摆了一大堆的酒菜,张白骑眉头一皱。
 
    “额!”一动自己的身体,张白骑感觉全省的酸麻,很是难受,痛呼了一声,赶紧忍住。
 
    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换了几口气,丹田渐渐有了气力,才缓缓的坐起身子,身上哪一点箭伤根本就不是事,看着案子上的酒菜,张白骑轻轻的喝道:“来人!”
 
    “啊?”帐外惊叫一声,立即一个士兵撩开帘子进来,看到坐在榻上的张白骑,惊讶无比,随即激动道:“大帅,你醒啦!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”张白骑指着案子上的酒菜,问道:“怎么回事!”
 
    面对刚刚醒过来,就问这个问题的张白骑,黄巾军士卒有些纳闷,赶紧说道:“这是军医吩咐人给您做的!”
 
    张白骑立即怒喝道:“把那个军医给我杀了,我平日里吃什么还不知道吗?好大的胆子!”
 
    虽然张白骑的怒喝有些有气无力,但是大帅下令,黄巾军士卒当然不跟违抗,立即道:“诺!”
 
    可怜的军医,招谁惹谁了,早上刚刚被一众将军大骂,威胁,结果到了晚上,就已经人头不保,大帅亲自下令出斩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对了!”张白骑还没等士兵出去,又道:“赶紧叫文和先生来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士兵有答应一声,很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张白骑,随即撩开帐帘快步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不一会,贾诩撩开帐帘进来,张白骑赶紧道:“先生!”
 
    贾诩终于放下临来,淡淡一笑,道:“大帅终于醒了!”
 
    张白骑缓缓道:“嗯!有劳先生牵挂了!”
 
    贾诩摇摇头,道:“大帅切莫这么说!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谁知道张白骑忽然叹了一口气,愠怒的说道:“该死的李元杰!”
 
    贾诩道:“大帅可是知道昨夜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还不等贾诩说完,张白骑直接道:“血杀营!”
 
    贾诩轻轻一点头,看来张白骑也已经知道了,将自己打的如此惨败之人的身份,贾诩道:“不禁如此,等到大帅带领护卫逃出之后,李元杰又派血杀营偷偷绕过我方两座大营,到了临泾,飞速的爬上了城墙,在城内杀了数千东羌人马!”
 
    张白骑一听,惊讶的看着贾诩,随即骂道:“那迷当四个废物吗?王昌呢?难道他也不知道这些?竟然被血杀营偷了城池!”
 
    贾诩解释道:“大帅,就连你我都没有想到李林会这么做,他们又怎么会想到呢?”
 
    “嘿!”张白骑愤愤不平的一拍大腿,捂着脑袋道:“先生,可还有好的计策?”刚来第一天,张白骑直接损失了两千精锐,而只不过是一次夜袭,一次夜袭啊,加上血杀营在城内杀的那数千东羌人,这第一天可算是亏大了!
 
    贾诩缓缓的走进来,做到了位置上,轻声道:“大帅!来吃点吧!”
 
    张白骑郁闷道:“先生,我哪里还有心思吃东西!”
 
    贾诩道:“如今正是要稳定军心的时候,大帅,千万不能让任何将士猜到你的身体状况,这是我而已吩咐军医,派人给你送来的吃食,记住,大帅,无论是吃得下,吃不下,都要给麾下将士一种你精神饱满的样子!无论输赢,军心不可丧!”
 
    原来这酒菜是…………张白骑心中“咯噔!”一下,但是身为主帅,怎么会因为一个军医多说什么呢?面色微微一变,也没没有让贾诩察觉到是什么意思,点点头,道:“记住了先生!”
 
    “大帅!”黄巾军士卒很是时候的进来,给张白骑反馈消息,拱手道:“军医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一提到这两个字,张白骑立即道:“好了知道了,赶紧出去吧!”
 
    “额?”黄巾军士卒语气一塞,有些纳闷,不过看到张白骑连连摆手,很是识趣的道:“诺!”便赶紧走了出去,跟随张白骑这么久,当然可以看出来一点张白骑的脸色。
 
    张白骑接着问道:“先生,如今我等败上一阵,还有何等好计啊?”
 
    贾诩捋着下巴上的胡子,缓缓道:“本以为李林身边均是胡兵,如今竟然有血杀营的出现,看来要改变以前的计划了!大帅,你昨夜烧了李林多少的营帐!”
 
    张白骑一低头,很是愧疚的说道:“其实不多,李林的前营都还没烧完,就已经遇到了血杀营!”
 
    贾诩听了张白骑的话,知道昨夜张白骑其实根本没有给李林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,有些失望的点点头,缓缓道:“嗯!那就只有拖了!”
 
    “拖?”张白骑疑惑的看着贾诩,满脸的惊奇,行军作战,当然是要求速战速决,快点取胜,而贾诩一个“拖”字,莫非还另有玄机?
 
 第一百二十四章 李林vs贾诩(8)
 
    看着张白骑吃惊,还不知道贾诩啥意思的傻样,贾诩晃晃脑袋,连忙解释道:“如今已经入冬,但是李林为了要早日歼灭赵王,必需要坚持冬日作战,但是冬日作战,正是对于战士们很大的伤害,特别是李林为攻,我等为守,只有跟李元杰耗时间,等到这西北天气最寒冷的时候,李林麾下胡人士兵必然战斗力大大下降,寒风一吹,我等大军可以以逸待劳!让李林的大军疲于奔命,如此,才能胜李林的大军!”
 
    “好计!”张白骑直接叫好,称赞道:“先生真乃是神人的!”
 
    但是贾诩依旧不乐观,晃晃道:“虽然次计可行,但是如今李林身边不一定会忽然出现何方的人马,所以大帅必需要小心谨慎!”
 
    张白骑拱手道:“先生放心!”
 
    “其实…………”贾诩幽幽道:“老夫最担心的还是那东羌人那边!”
 
    张白骑眉头一皱,疑惑道:“先生何意?”
 
    “大帅!”贾诩缓缓道:“如今我们所做的第一件事!便是让东羌人放弃临泾!”
 
    “弃城!”张白骑下意识的说出来,而后惊奇的看着贾诩,道:“东羌人被李元杰打的节节败退,好不容易用城墙挡住李元杰的大军,怎么能让他们弃城呢?”
 
    贾诩道:“只有这样,才可以让李元杰疲于奔命!东羌人马上个个都是勇士,我在城池之中简直就是让雄鹰与马儿比赛跑,就算是有王昌这样的人交他们,但是天生的野性是无法磨灭的,所以只有继续让他们在马上,而我们再派善守之人在城池之中,甚至故意对给几座城池给李林!”
 
    张白骑诧异道:“东羌人本来就很是在意这些个城池,赵王才会以三个郡的城池轻松的引诱了徽里古,如今让东羌人弃城,他们他们怎么会轻易愿意!”
 
    贾诩狠狠的一点头,道:“大帅所言极是,所以则个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就这样,贾诩和张白骑在帅帐之中,商量一夜,案子上的酒菜早就已经冰凉,二人谁也没有动一下…………
 
    就这样,又过了一天,临泾境内呈现出来了一片的宁静,但是萧杀之气已经越来越浓,血腥之气还没有散去,但是从西北方,渐渐开来一众人马,有近万人,人马最前方,几个银甲渐渐格外的隐忍瞩目,初冬的眼光下,那银甲,银枪也是格外的耀眼,最前方那人,面如冠玉,浓眉发扬,嘴角微微的上挑,气势非凡,看到远处的一大片营地,那人很是开心的笑了一声,道:“呵呵!主公,我马孟起可是没有食言!我回来了!”
 
    不错,这万余人马,正是刚刚投靠李林,而又被李林派去西羌,负责平顶匈奴后方西羌人的马超,威震西域的锦马超,如今,有一次威震了西羌,带领麾下几千西凉残军,加上李林给的下四部青牛部的人马,顺利平顶西羌,还顺势攻占了周围的几个小部落,完全的巩固了匈奴的后方,给李林做了很大的保障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啊哦!”万余人怒吼一声,立即加速,向大营奔去。
 
    而匈奴大营之中,这样巨大数量的人马前来,李林当然是早就得到了消息,亲自带领去卑,豹哥等人在营门口迎接。
 
    营门早就已经大开,李林端坐在正当中,看着缓缓而来等人,不禁笑道:“哈哈!孟起来啦!”人还没到近前,李林的笑声便已经传来,马超立即飞身下马,飞奔进了大营。
 
    “末将拜见主公!”马超跪在李林身前,拱手道。
 
    李林直接亲自其实呢,一扶马超,道:“呵呵!孟起快起来!”马超可是一个几位好面子的人,李林给了他这么大的面子,马超当然心中也是开心的不行,虽然对于稀里糊涂就对李林效忠,事情过后,马超和几个兄弟商量,也有一些反应过来,自己是中了李林的套了,但是既然已经答应的事情,马超不会食言,而李林给了马超这么高的待遇,也是知道马超心中会很不爽,当然要将这个不爽磨平,让马超一心一意给自己办事,如今贾诩到了对面,李林麾下无人,马超这些人马可是要排上大用场的!
 
    “来吧!孟起,我亲自给你接风!”李林笑着一伸手,将马超让进了去卑大帐,当然了,因为去卑的大帐是单于大帐,最豪华了。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!”马超也是笑着跟着众人进了大帐,分足有落座,马超直接被李林安排在了坐在李林右手边第一个,而后面也是马超的弟弟,,马休,马岱,还有庞德他们,马超的对面做的事去卑,豹哥,越众,卡夫罗几人。
 
    李林看着马超,笑嘻嘻的问道:“孟起,西羌之事某就不需要问了,有孟起在,某自然不会担心,孟起可是知道当前这临泾的情况?”
 
    信任,这是多么大的信任,其实李林就算是不问,马超在西羌所做之事,当然也会有人一件一件的禀告给李林,但是李林这么说,就是再告诉马超,我对你无比的信任,更是让马超心生感激,可见李林这样的收买人心很有成效也很适合马超的性格。
 
    马超心中在大笑,但是脸上还是很是淡定,缓缓点点头,虽然李林没有让他说,但是马超还是要简单说一些,对李林道:“主公,如今西羌各部已经全部臣服于我…………啊不!是臣服与主公,我已经按照李林所说,他们也大营并入匈奴八部,而我也顺势吞并西羌和匈奴后方12个小的部族,已经全部并入匈奴八部,这次来,我也是按照主公的吩咐,带来了大量的给将士们过冬的衣物和物资!”马超心中也还补充了一句,当然了,这些衣服和屋子都是从西羌和其他部落抢来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连连点头,道:“好!好!孟起果然是当时勇将,名门之后啊!”

当前网址:http://xiu110.com/a/hongyushoujiduan/20180529/9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